点秀小说网
当前位置:  首页/神灵鼠王全本资源完整版在线阅读

神灵鼠王全本资源完整版在线阅读

2018-03-21 17:21:48 阅读()
神灵鼠王

神灵鼠王

类型:小说阅读

神灵鼠王全本资源完整版在线阅读

神灵鼠王》是斜着看未来所书写的奇幻类小说。主要讲述了从雪峰之巅到万恶深渊是一段高高的峭壁,怎么下去还是一个问题。他回忆起当年摔下去的经过,那次是因为头眩晕,在不知不觉中直接就滚了下去。不过他想那次肯定是自己够幸运,从那么高摔下去居然还完好无损。之前...

神灵鼠王试读:

从雪峰之巅到万恶深渊是一段高高的峭壁,怎么下去还是一个问题。他回忆起当年摔下去的经过,那次是因为头眩晕,在不知不觉中直接就滚了下去。不过他想那次肯定是自己够幸运,从那么高摔下去居然还完好无损。之前还有一次,他想办法找了些野草杆子,然后编织成绳子,顺着绳子就滑降下去了。这次,他虽然已经修炼到了地灵野鼠,从这里直接滚下去可能不会有什么危险。可是还有小丁和小壮怎么办,他们现在可连野鼠兵都不是,要是从这么高滚下去肯定得粉身碎骨。要么再去找些绳子过来,不过当他看到小壮肥嘟嘟的身子,直摇头。他想到,要让小壮能平安下去,得找多少野草杆子来编织绳子。而现在他们只能躲在这里,一旦走出雪峰之巅,还得随时防备抓捕他们的野鼠兵。看来只得另想一个好的办法,必须要想一个他们仨都能平安下去的办法。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他决定把小丁和小壮都找来,一起来讨论怎么安全下去。

大胡须把他们俩叫到身前,一本正经地说道:现在咱们的情况你们也看到了,到处都有追捕咱们的野鼠兵,大荒原是回不去,就算我们能安全地回到我们曾经的家,也得随时担心野鼠兵的追捕,那种提心吊胆的日子肯定没法过。我思来想去,觉得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我们想办法从这里下去,下面就是万恶深渊。之前我有和你们说过,万恶深渊曾是我的福地,或许我们能在那里寻得生机。现在你们都说说我们怎么才能安全地从这里下去。

小壮还是一脸的乐呵呵,他说:这里什么都没有,我们还能想什么办法,直接滚下去算了。

小壮一说完,大胡须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道:你怎么可以拿生命开玩笑,我是地灵野鼠,从这么高滚下去或许没事,你们俩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从这么高滚下去不摔死也得残废啊!

小壮显得很不服气,撅着嘴巴反驳道:我之前听你说,你上次不也是从这里摔下去还安然无恙吗?

大胡须显得很无奈,他心平气和地说:上次我是侥幸才没受伤,可是谁能保证每次的情况都是一样呢。他又看着小丁,对他说:小丁,你有什么好的办法。

小丁愁眉紧锁,思考了很久才不紧不慢地说道:我觉得要使我们都能平安下去,我觉得咱们三个可以抱在一起成球形,然后像雪球一样滚下去。

大胡须捋着胡须,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显得犹豫不决。过了许久,他默许地才点了点头。

小壮体型硕大,一身尽是厚实的肉,大胡须加上小丁一起才和他的块头相当。为了把他们的身体凑成一个球形状,大胡须又是思考了好一阵子。他先让小壮把身体蜷缩成一团,然后弯曲尽量保持半球状,接着,他和小丁也是各自蜷缩自己的身体,然后紧紧靠拢,就这样,他们俩勉勉强强凑成了另外一个半球状,再加上小壮半球状的身体,最后,他们三个用尾巴紧紧地拴在了一起。,居然凑成了一个相当滚圆的的球状。

由于身体都是向内拱着,爪子也被掖在里面,根本动弹不了。大胡须尝试着用仅能活动的头试图拱着这个球滚起来,奇迹发生了,这个球竟然慢慢地向前滚了起来。大胡须高兴极了,他叫小丁和小壮他们三个一起配合着一起用头把他们自己滚着下去。

或许是小壮身上的肉太多,这只球显得有些笨重,就是凭借着他们三个头部地挪动,相互配合着,一点点地终于把自己滚下了陡崖。

大胡须当初的犹豫,就是因为怕滚下去的时候速度太快,等到了谷底,肯定会受到强烈撞击地面的反作用力。不过除了这样,他已别无他法。就在出发前,他还一直担心小丁和小壮的安危。可奇怪的是,他们下落的速度始终保持不慢不快,好像周围有一股神奇的魔力在暗中给他们产生一个相当大的阻力。就这样,他们很顺利地从如此高的陡崖滚了下来。当他们到到达谷底时,并不是像大胡须所预料的那么糟糕,他们并没有以很快的速度往前方冲去,而是又很奇怪的突然就停了下来。当他们都互相放开对方站起来时,竟然都发现自己毫发无损。此刻,大胡须似乎终于明白了上次他从陡崖摔下来还安然无恙的原因,他猜想,肯定也是刚刚那股奇怪的阻力帮助了他。

大胡须看着小丁和小壮都平安无事,心里很是高兴。他转过身来,面朝陡崖,深深地鞠了三个躬,表示对救命之恩的再三感谢。一旁的小丁和小壮也学着大胡须,深深地鞠了三个躬。

鞠完躬后,大胡须便带着他们走向了前方的山谷。这里的风景还是那么美,依旧不改古木参天的奇崛挺拔,江河翻滚的奔腾动魄,动静搭配得浑然天成,无不妙到毫巅。

没有想到大荒原周边还有如此醉人的美景!大荒原那些光秃秃的破石头和和永远都是那么枯燥发的野草,我早就看腻了,要是能生活在这里,那可是爽呆了。小壮从没有见过如此美的风景,把嘴巴张得大大的,仿佛把他们都当做了难得一见的美食,真是恨不得一口都把他们给吞了。

一边是荒凉贫瘠、气候条件极其恶劣的大荒原,另一边就是如此迷人多娇的幽谷,而他们交界处就是隔着一座连绵不绝的雪山,真的是太奇怪了。这难道也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吗?我看这不是鬼斧神工的杰作了,而是她的偏心了。小丁对幽谷美景赞不绝口的同时,似乎对大荒原如此的荒凉很是感到愤愤不平。

在我看来,大荒原在若干年前也会像这里一样,有着如诗如画的美景。只是由于我们野鼠的繁殖能力是在是太强了,能在极短时间内,野鼠的数量会成倍增长,再加上我们贪婪的本性,我们可以啃光、甚至灭绝一切比我们生命力弱的生命。本来是物产富饶的天堂,可是因为我们的存在,瞬间就会变成荒凉贫瘠的地狱。这简直是太可怕了,用恐怖来形容我们的种族一点也不为过。正是有了我们的存在,不管我们在哪里安家,只要不认识自己的贪婪本性,不下决心改掉,我们到哪里,哪里都将会是噩梦。

大胡须说着说着,脸上就流露出来一些悲伤来,他在为整个野鼠种族贪婪的本性感到可耻,甚至还有些厌恶的情绪。当他面对眼前硕果仅存的美景时,不免又有些欣慰。他接着说道:不过还好,很幸运的是,这里还是一片原始森林,还没有被其它野鼠兵发现,要是被他们发现,我相信这里很快也会变成另外一个大荒原,这里只会留下和我们生命力一样顽强的野草。

小壮似受到了大胡须的感染,他也是为野鼠种族的贪婪感到了耻辱,他信誓旦旦地说道:你们俩一定要记住,我们一定要保守秘密,坚决不能把这块宝地告诉其他的野鼠。就算我们把大荒原所有的野草啃光,就是饿死了,也不来糟蹋这里的美景。

大胡须和小丁回应着小壮,不停地点了点头。

美景使他们流连忘返,连脚步都不舍得迈开。此刻,一想到翘尾鼠还被困在密道里,大胡须已经没有心思去欣赏美景,他决定先去鲫鱼化石骨架里面看看,希望能找到两股地灵元气,甚至能找到神灵元气。他便扯着极不情愿离开的小丁和小壮,不停地催他们继续往前走。

由于这一路上都是绕着河道走,地势很开阔,除了幽谷边缘是一排排高耸入云的青松外,遍地绿茵处,尽是高高矮矮叫不出名的植被,大都还开着鲜艳的花朵,红的,绿的,黄的,白的,五色缤纷,芳香袭人。等走到幽谷尽头,便是鲫鱼骨架化石。

大胡须一路上只顾低着头走路,没有去理睬这些外表艳丽的花骨朵。此刻他又有了新的想法,他心里想的并不是在哪里才能找到神灵元气,他心所想的是等到了鲫鱼骨架化石里面,该如何办才好?就这样边走边想,速度也越来越慢。不过这也正符合小丁和小壮的意思,他们巴不得一步步地爬过去,只是为了多看看眼前和周围的美景。

大胡须看着小丁轻盈的步伐和矫健的身躯,又看看小壮天真可爱的表情,有他每走一步,全身的肉就会随之抖动,真是可爱极了。此刻,他突然冒出了一个有些荒唐但也是很无奈的想法:现在他已经不可能再跑回野鼠王国中去寻找所谓的修炼奇才,就算现在野鼠王国没有了追捕他们的野鼠兵,对他们来说已经安全,可是要在数千万野鼠中找一个修炼奇才谈何容易,看了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他想着等小丁和小壮进入鲫鱼骨架化石里面后,自己便用意念驱使那两股地灵元气进入到他们体内。不管这两股地灵元气会进入到谁的体内,他都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只能认为他很有修炼天赋,并把他当做个和浩宇、大魔头并肩的修炼奇才。

这个想法太唐突也太不实际,就连大胡须自己都感觉自己在痴人说梦,完全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唯一和实际沾上边的是:地灵元气有一定的灵性,这灵性就是所谓的慧眼,就像自己当初来到万恶深渊一样,莫名其妙地就有灵性的地灵元气找到了他,并还助他在极短时间内就修炼成了地灵野鼠。他希望那两股地灵元气一样具有慧眼,能在小丁和小壮他们两个之间选择一个有修炼天赋的主人。

当他想到自己在万恶深渊的奇遇时,忽然又对修炼奇才有了另外一种理解。当初他还是一只平民野鼠时,体内连被激活的元气都没有,至于修炼天赋,他认为自己也没有什么出众之处,没有半点的修炼天赋可言。他只是在万恶深渊中恰巧碰到了或许是从大魔头体内逃逸的地灵元气,然后就稀里糊涂地直接修炼到了地灵野鼠。

他把自己的奇遇再一次进行了反复思考后,他又进一步猜想:有着无与伦比的修炼天赋,并且贵为千年甚至是万年难得一遇的修炼奇才,肯定能修炼到神灵野鼠的最高境界。但是,就算修炼天赋平平,甚至没有丝毫修炼天赋,要是能有缘碰到这飘忽不定而且行踪诡异的神灵元气,我想这也算是上天冥冥之中的安排。就凭这机缘巧合加上时机,或许不是修炼奇才,也能一步登天修炼到神灵野鼠的最高境界。

为了能自圆其说,给自己增加点信心,他想到了一个比喻。这个比喻,就是首先拿平民野鼠比喻成出发点,神灵鼠王就比作终点,从平民野鼠修炼到有灵气的野鼠兵,接着修炼到地灵野鼠,再进一步修炼到天灵野鼠,最后一步修炼到神灵鼠王,这个漫长而艰辛的过程,就是起点到出发点之间这一段充满坎坷曲曲折折的路程。可是当站在起点回过头来张望时,竟然发现终点就在对岸,想不到出发点和终点之间只是隔着一道只凭脚力而无法逾越的鸿沟。这一点也不难理解,因为平民野鼠和神灵鼠王都属于野鼠种族,他们只是功力修为上的差别,这差别就是那一道鸿沟。大部分的野鼠一出生就是平民野鼠,也就是起点,达到终点修炼成为神灵野鼠是他们终身为之奋斗的目标,于是他们凭着先天的天赋和后天的努力就开始一步步地修炼下去。可是,他们大部分因天赋先天条件所限,都没有能成功走到终点,只有极少数的修炼奇才,通过一步步漫长而艰辛的修炼终于成功了,这是一条修炼途径。刚刚提到的机缘巧合或许是另外一种修炼途径。既然从平民野鼠到神灵鼠王只隔开一道鸿沟,那么机缘巧合就是这道鸿沟上的一座桥梁,只要碰到了机缘巧合,不管修炼天赋如何,只要从桥上一过,到达了终点,这不就成了至尊无上的神灵鼠王了吗?这条捷径,用一步登天来形容也一点不为过。

想到这一点,大胡须瞬间豁然开朗,他很为自己自圆其说的解释而感到自豪骄傲,甚至还有些沾沾自喜。因为在野鼠种族古老的传说中,并没有提到有一条能够修炼到神灵野鼠的捷径。或许,他的想法能够行得通,只要行得通就是创新,他将会成为划时代的的野鼠,会被后代永远铭记于心。

他一高兴起来,就有一种漂漂然的感觉,只觉得世间所有事物都是那么美好。此刻,他仿佛感觉到神灵元气就在他们附近,胜利也离他们不远,或许这个时候正在向他们招手了。一阵清爽飘然的感觉过后,他的精神也为之振奋起来,不免又加快了前进的脚步。

他们就这样一直沿着河道走,不知不觉中夜幕降临了。

这里的夜不像大荒原,除了荒凉、寂静和冷清外,也没有点点繁星。只见远处月光透松下照,满地碎铺银星,近处那些奇花异草如银装素裹般,显得十分清雅幽静,又如正轻提罗裙走来一群群闭月羞花、婀娜多姿的少女。不过这里有一点和大荒原相似,就是雾霾很重,浓浓的雾霾如柔滑的丝帐般,罩住了所有的美景,更有一种神秘感的诱惑。

尽管一路尽是美不胜收的景色,走了一天的路后,还是平民野鼠的小丁和小壮已经是饥肠辘辘,四肢也软了下来。大胡须虽瘸着腿,但他已经修炼到了地灵野鼠,这点路程对他来说也只能算是小菜一碟。他既不累也不饿,本想一鼓作气赶到鲫鱼骨架化石,可当他看着已经挪不动脚步,满脸尽是疲惫的小丁和小壮,疼爱之心油然而生,他还是决定先就在这里露宿一晚,等天亮后再出发。

赶了一天的路,贪吃的小壮早已是饥肠辘辘,饿得已经后背贴肚皮,为了不糟蹋这里的美景,他只是在附近找些野草根充饥,等吃得肚子滚圆时,很快就呼呼大睡起来。小丁也是在附近寻些鲜嫩的草根兴致勃勃地嚼了起来,吃着吃着也很快睡着了。一旁的大胡须因为不累不饿,只是趴在柔软香嫩的草坪上,睁着双眼,静静地看着熟睡的他们。他又望了望四周,看到周围附近茂密植被,想到这里本应处处弥漫着生机勃勃的气息,至少能寻觅到不少动物的踪迹。可是,白天他们在这里连条毛毛虫的影子都看不到,晚上也没有看到一闪一闪的萤火虫,更谈不上野兽的嚎叫声。大胡须只感觉这里实在是太过于寂静,寂静得有些诡异,甚至有些可怕。想着想着,似乎有些害怕起来。他害怕的不是自己的安危,而是担心小丁和小壮。他预感明天可能会发生什么,可是又捉摸不透到底会发生什么事。越想思绪就越乱,他干脆闭上了眼,准备养精蓄锐。

大胡须直觉一直在提醒他这里可能会隐藏着某种可怕的力量,再加上担心小丁和小壮的安全,大胡须昨晚一夜没敢睡着,只是象征性地闭着眼。等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便立即叫醒了还在熟睡的小丁和小壮,催着他们赶路。

又不知沿着河道走了多远,可是还没有达到目的地。由于大胡须好久没有来这里,感觉眼前的路有些生疏起来。走着走着,他又开始有些着急起来。

他本以为不到一日便可以赶到鲫鱼骨架化石处,可是他错了。上次,他是单独行动,一路都是奔跑过来。这次他是带着两只行动缓慢的平民野鼠,行走速度当然不可同年而日语。看着似乎已经对这里的美景失去了新鲜感,已经没有了昨日高涨兴致的小丁和小壮,再想到他们还只是平民野鼠,体力和耐力有限,又不好催他们快点,只能心里干着急。终于,在天黑前,他们赶到了。

大胡须已经是第三次来这里了。不管沧海桑田,这里景色依旧,依旧是高耸入云的石壁,依旧是光溜溜的石壁。小丁和小壮从来没有近距离仰视着如此高还如此陡峭的石壁,不禁有些胆怯,忙退后了几步。大胡须望着高耸入云还光溜溜的石壁也犯难了。他独自从这里爬上去不成问题,可是小丁和小壮他们如何上去?这可不比他们当时在雪峰之巅的情景,他们可以相互抱成球状滚下去,而且很幸运的是他们还毫发无损,现在可不能再抱成球状滚上去,就算能滚也是爬上崖顶回去的时候再滚下来。

大胡须望着有些犯难的小丁和小壮说道:你们两个想想办法,咱们仨怎么才能顺利爬到顶端去?我独自上去是没有一点问题。还有一件事,我得提前事先说明一下,咱们爬上去可不是为了看风景,而是去做一件大事。这件大事非常重要,它关系着野鼠王国的生死存亡。所有你们俩要严肃认真地对待。大胡须没有告诉他们关于去找神灵元气的事,因为这件事太重要了,加上现在还没有一点头绪,他觉得这个时候还没有必要告诉他们俩。可是他想着又不能什么也不和他们说,就这样让他们俩,糊里糊涂就跟着自己爬上去,他们也不会情愿上去。为了让他们严肃对待这件事,他只能这么说。

小壮向前走了几步,用爪子摸了摸光溜溜好像还抹了不少了润滑油的石壁,不禁摇了摇头,他满脸沮丧地说道:就我这一身肉,要想爬上比天高的崖顶,除非在石壁上凿台阶,否则,不管用什么办法我都爬不上去。说完,他还将肥厚的肉靠在了石壁上准备打盹。

大胡须看着小壮,真想狠狠地骂他一顿,可是他忍住了,现在还是办正事要紧。可是他也不知道说他什么好,只是将目光转到了小丁身上,希望他又能想出什么妙招。

小丁看着大胡须一脸严肃的表情,也是不敢正视他,自己就像是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孩,还把头缓缓垂了下来,说道:之前我就好像听您说过,这就是那个您三番五次提到的鲫鱼骨架化石吧。它里面不仅有很粗壮的柱子,而且很很宽阔,空间也很大。我猜想这石壁可能不会很厚。既然这样,你看咱们能不能就在这附近凿一个鼠洞,等凿通后就可以直接进去了。有了这个鼠洞那就方便多了,而且咱们从里面出来也很容易

对啊,不是说老鼠生来会打洞吗?我怎么就忘记了咱们老祖宗给咱们传下来的看家本领了,怎么就没有想到凿鼠洞呢?只要凿一个小小的鼠洞,咱们三个就可以随便地自由出入,多方便啊!呵呵还是你聪明,我没有看错你啊!大胡须还没有等小丁把话说完,就抑制不住兴奋劲,不停地夸赞小丁聪明。

小壮看着小丁两次都受到大胡须夸奖,心里有些不服气,他嘟囔着嘴说道:我早就想到凿鼠洞了,可是当我去摸这石壁时,就感觉它太坚硬,而且凿鼠洞肯定既费尽又费时,而且也不知道它有多厚,能不能把它凿通还是未知数。所有,我一直没有把这个想法给说出来。

大胡须看着把嘴巴翘得老高,还在耍小孩子脾气的小壮,觉得他越来越可爱。大胡须正要发出笑声时,忽然他又觉得就算小丁比小壮聪明,可也不能总是夸奖小丁,这样久而久之,不仅会使他们的关系闹僵,更不利于小壮的成长。于是他走过去摸了摸小壮的脑袋,并说了些夸赞小壮也很聪明一类的话。果然,小壮听到后就开心地笑了,他还送给大胡须一个拥抱。大胡须也是开心地笑了起来。

趁着天还没有黑下来,大胡须叫他们俩在附近寻些坚硬锋利凿子状的石头来,自己则东瞧瞧西看看,他要找一个相对相对凹陷的地方,以便于开凿。因为从凹陷处开凿也会减少一些工作量。等大胡须刚刚找到了一个理想的开凿处时,就远远看见小丁找来一块一头小另一头大的石柱就走了过来,身后的小壮则捧着一块巨大的用来当做锤子的大石头。大胡须忙召唤他们俩过来。

小壮力气大,拿起大石头就开始一锤一锤地凿了起来。大胡须早就想到了这光溜溜的石壁肯定会很硬,开凿起来难度不小,这也在他的预料之中。可是他没有想不到的是,这石壁比想象中的要坚硬多了,等小壮猛烈地几锤下去后,石壁还只是破损了一点点时,一旁的大胡须和小丁都惊呆了,就连小壮也有些灰心丧气。

大胡须拾起刚刚飞溅下来的碎石片,用爪子使劲捏了捏,果然是很坚硬,不管大胡须使出多大的劲,碎石片都没有粉碎开来。

小壮似是被如此坚硬的石壁彻底激怒了,他平生最为得意的就是这一身蛮力。现在看到自己几锤下去,只是碎开些小石片时,不禁被彻底激怒了。他咬着牙,活动了一下四肢,又挥起大石头狠狠地锤向被当做凿子的石柱。只听见砰砰响个不停,被砸开来的碎石也是四处飞溅。小丁生怕被飞溅的碎石伤着,一步步地向外挪。

大概锤了三四十下,小壮已是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当他看着光溜溜的石壁已经被砸开了能容下一个鼠身的鼠洞时,终于深深吐出了一口气,不再狠狠地咬着牙,表情也显得轻松许多。

大胡须深知这个时候小壮需要的正是鼓励,哪怕是给他表扬的微笑,他也会倍受鼓舞。大胡须露出了笑容,一直冲着他笑了起来,同时还不忘轻轻抚摸着他的脑袋,并一直夸他能干。当小壮听着大胡须再一次夸奖自己,因为之前大胡须也是两次夸奖了小丁,他不仅心里平衡了,还像是吃了蜜般般,还甜到脸上来了,结果他也露出了憨厚的笑脸。小壮得到了大胡须的夸奖,还来不及多休息一会又开始凿了起来。

大胡须担心小壮再这样拼命地凿下去很快就会体力透支,也坚持不了多久。于是他面露威严的叫小壮先休息一会,自己则接过了大石头,也是紧紧咬着牙关狠狠地砸。幽谷本是清幽得有些可怕,有了忽然而至回声还不绝于耳的砰砰声响,大胡须心里那因这里太过于幽静而内心产生的恐惧突然就消失了,他开始全神贯注地凿石壁。

话说只要功夫深,铁杵也能磨成针。尽管狠狠地一锤砸下去,只能破碎出来一点点的碎石片,可是砸的次数多了,肯定会收到良好的效果。大胡须砸累了,小丁就接着干,等到小丁干累了,此时小壮已经休息了一段时间,体力也恢复得差不多。他抡起大石头就是一阵阵地猛砸。又费了大半天的功夫,已经砸出来了一条小道。大胡须瞅着就要砸通了,他是看在眼里,乐在心里。又看着已经垂幕下来的夜色,他急忙叫小丁和小壮先休息,等养足精神明天再接着干。

大胡须又静静地坐了下来,寂静的夜最容易产生遐想,不知不觉中思绪又成了一匹脱缰的野马。他想到了单独被困在密道里面的翘尾鼠,想到了曾经一起并肩作战的战友,还有已经深埋黄土的大耳鼠他已经有好几夜没有睡觉了,想着想着竟然睡着了。

新的一天即将开始了,睡眼猩猩的大胡须对那还没有完全褪去的夜色没有产生半点依赖性,因为那个时候正是睡得最香也是最舒服的时刻。想到身上还肩负着重担,还肩负着重重责任,他必须不能让自己过得安逸,必须想尽办法磨练自己。他强打起精神,努力地睁开了睡眼后,开始砰砰地凿了起来。

等到大胡须全身热了起来微微发汗时,新的一天已经真正到来了。置身于深山茂林中竟然还是听不到鸟鸣,大胡须仿佛已经适应了无声的世界。他看着一旁还在熟睡的小丁和小壮,天亮了,而且在如此砰砰的嘈杂声中都没有醒过来,心想,他们这几天肯定是累坏了,便没有去打搅他们的美梦,自己又使出浑身的劲凿了起来。

今天阳光特别晴朗,整个幽谷都沐浴着暖阳中,混合着嫩草绿叶芳香的微风经过鼻子时感觉特别清爽舒适,这比在大荒原整天闻着混合着泥土浑浊味和野草单一的芳香味清爽多了。大胡须不由自主地放下了大石头,闭着双眼大口大口贪婪吸了起来,还不是发出呼呼声响。

不知不觉中,已经来到了半晌午。想不到嘈杂的砰砰声还没有惊醒小丁和小壮他们俩,倒是大胡须呼呼地呼吸声把他们俩惊醒了。

小壮一醒过来,看着已升当空的烈日,又听见大胡须已经开始动工了,就知道自己睡过头,急急忙忙地就爬了起来。他似乎有了一种自责感,忙主动接过大胡须手中的大石头,又是狠狠地凿了起来。大胡须还是微笑着拍了拍小壮的脑袋。幽谷又传来更猛烈地砰砰声响。

又过了大半天,已经来到了黄昏时分。太阳懒洋洋地回家了,小丁则趴在草坪上望着湛蓝的天空,一副悠然自得的姿态。

凿通了。小壮兴奋地冲着大胡须嚷叫,大胡须和小丁急忙走了过来。果然,鼠洞被凿通了,鼠洞里面黑漆漆的没有一点亮光。此时的小壮显得异常兴奋,尽管汗水浸湿了他的脸旁,他还是像小孩子一样,把大石头和石柱用投铅球的姿势扔得远远的。挖这个鼠洞可是费了整整两天力气活,而他们仨当中有数小壮出的力气最多。

小壮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就打算要钻进去。此刻,大胡须似乎觉察到了什么危险,他及时拦住了已经进去半个身子的小壮。虽然里面空洞洞的,什么也没有,而在此之前他也进去过两次,也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可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最近和现在这里都发生了什么他们也不知道,他还是怕里面有什么危险,因此拦住小壮后还抢在了他前面。

他们仨进来后,小丁和小壮还不适应如此陌生又黑漆漆得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也不知道往哪个方向走,因此不约而同地停住了脚步。而大胡须毕竟是地灵野鼠,视力和适应陌生环境的能力比平民野鼠不知道强了多少倍,他借着鼠洞口进来的微弱亮光能模糊看到洞内一些东西,另外加上之前他来过这里两次,这里对于他来说也不算什么陌生的环境。他看着茫然失措的小丁和小壮,微笑着拉着他们就一直朝大柱子方向走去。

别看小壮个头大,可是胆子很小。当他来到如此黑暗幽静的环境中时,就一直紧紧拽着大胡须的尾巴,一步都不敢离开地跟着大胡须。大胡须往前走一步,他就跟着挪一步,既不敢多走一步也怕少走一步。好不容易来到这根大柱子面前,大胡须停住了脚步,小壮还是紧紧地拽着大胡须的尾巴,身体一动也不敢动。大胡须使劲甩开了小壮的爪子,他说道: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费那么大心思和力气带你们来这里吗?

不不知道。小壮自从进入这里就一直在害怕,浑身不停地发抖,就连说话也有些颤音。小丁的胆子比小壮大得多,他显得从容镇定多了,他说:具体原因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来这里好像是要找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

大胡须想了想,他总觉得现在还不是告诉他们的时候,毕竟这件事有多少把握连,他自己也不清楚,甚至还有些孤注一掷的味道。可是一想到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再想想已被困数日生死不明的翘尾鼠,还有千千万万面临着生死存亡的平民野鼠和野鼠兵,犹豫再三后,他最终决定还是告诉他们实情。

这件事情还得从我和你们的翘尾鼠叔叔一同困在密道的缘由说起。当时,军营中硕果仅存的一些军事头领都遭到小眼鼠的诬陷,而浩宇早已被他的谗言所蒙蔽。这些军事头领包括大耳鼠、翘尾鼠、小尖嘴、长毛鼠、短毛鼠、秃毛鼠等。虽然当时我已经退役,可也被小眼鼠视为了眼中钉。没有想到小眼鼠的动作如此迅速,在不知不觉中大耳鼠就已经被小眼鼠抓了起来,罪名居然是诬告他和龙鼠国王天昊相互勾结,而且过几天就要处决他。大耳鼠一旦被处决,小眼鼠便会把屠刀指向我们。我们岂能眼睁睁地看着大耳鼠就这样被蒙冤陷害白白送死,更不能容忍他把我们当做任由宰割的羔羊,大伙都誓死和小眼鼠抗争到底,都在想办法怎么把大耳鼠就出来。当时的情况万分紧急,我们已经到了自身难保的地步,大伙讨论了半天都没有想出好的办法,只得给浩宇写联名力保大耳鼠不被处决的联名信。可是这联名信还没有到浩宇手中,便被小耳鼠半路拦截。他可能是真的怕我们联合起来对付他,竟然又想出一毒招,把我们都污蔑成大耳鼠的同党。眼看着小眼鼠就要将我们一网打尽,我们是一步步被逼入绝境中,无奈只得举兵造反。这本就是一条不归路,再加上敌众我寡,实力相差太过于悬殊。结果,我们一伙被杀的杀被捕的捕,除了我和翘尾鼠侥幸逃到了密道中,其他的军事头领都被捕入狱,至今生死未卜。

大胡须回首着这几日来的点点滴滴,往事仍历历在目,这将是他一辈子无法被抹去的难忘经历,已经深深刻在了他脑海里。想到这里,他忽然垂下头,发出低沉的哀鸣,哀鸣声中有对自己命运坎坷的悲叹,有对未来的迷惘,然而更饱含着对死去好友的悲痛,对那些至今仍下落不明好友的担忧。大胡须没有把悲痛继续蔓延,他想到自己身边还站着小丁和小壮,很快就镇定了下来,用平和的语气接着说道。

我和翘尾鼠被困密道后,外面到处是搜捕我们的野鼠兵。为躲避追捕,我们俩一直不敢出来。在密道中,我们却偶然发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龙鼠王国的龙鼠鼠兵正在秘密开凿从野鼠王国边境通往军营的密道。当时我们都吓蒙了,这件事来得太突然又非同小可,这可是事关野鼠王国生死存亡。正当我们举手无措时,却又发现了一个更大的秘密。大胡须就是一个天生的演说家,他的描述总是那么生动,再加上自己丰富的肢体语言,小丁和小壮已经完全沉浸在他的叙述中。当他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过了一会儿,他才继续说道。

原来这座密道所处的石山很不简单。在数万年前,当时,神灵鼠王浩宇的法力还并不足以消灭大魔头,他只得用神灵元气先把大魔头镇压于此,希望死死困住他,待几千年后让他自然死亡。可是令浩宇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大魔头竟然可以吸收并利用困住他神灵元气,可以将神灵元气一点点地转化成自身的魔力。正是凭借这股神奇的神灵元气,才使得他被困数千年后不仅没有自然死亡,反而魔力还进一步得到提升。当时大魔头大喜过望,他开始变得贪婪起来,可他并不满足一次只能吸取一点点神灵元气,而是希望一次可以吸尽困住他的所有神灵元气,这样他不仅可以逃出石山的束缚,还可以使自身的功力大增,这样就可以去与浩宇争分野鼠王国。然而事与愿违,大魔头非但没有一次吸尽这股神灵元气,还让它逃逸了出去,更令他想不到的是就连自身的部分魔力也随之而去。此时他已经遭受重创,时时刻刻都担心浩宇会来再一次镇压住他,也不敢出去找地灵野鼠来补充自身的天灵元气,只得老老实实待着石山中,希望会有野鼠阴差阳错地钻进密道中来。就这样直到他发现了正在挖密道的龙鼠兵和藏身于此的我们俩,他杀死龙鼠兵后便发现了我们是地灵野鼠的身份。或许是天不助他,也或许是上天有好生之德,她不想看着两个神灵鼠王为争夺地盘把野鼠王国闹得腥风血雨。已经修炼九百七十年的他看到我们俩是有喜有悲,喜的是因为我们俩体内的地灵元气可以供他修炼二十年,这样只要他找到一只地灵野鼠,就能整整修练满一千年到神灵鼠王的境界。悲的是正是差这一只地灵野鼠,并不足以供他修炼成神灵鼠王,他只能在密道里老老实实地待着,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我们俩身上。接着,他开始便变相地要求我们与他合作。名义上说是合作,可实际上是威胁。他要求我们俩中的一个出去给他找地灵野鼠,并带到密道来以供他修炼,直到他修炼成神灵野鼠。因为这件事实在是牵扯太大,他千叮咛万嘱咐要求我们保密,不得透露半点风声。否则,他不仅会杀死我们,还会把石山翻个底朝天,到那个时候,石山附近的军营瞬间就会变成一个大坟墓,惨死的将是数不胜数的野鼠兵。

说到这里,本来心平气和的他开始有些激动,语气也变得激昂悲壮起来,他又接着说道。

此事来真的是来得太突然,仿佛野鼠王国的生死重担一下子就压了在我们俩身上,压得我们有些喘不过气来。当时,无依无靠也没有亲人的翘尾鼠还受了重伤,他便极力催促我逃出去,他要我好好照顾你们俩,同时也不要放弃身上的重担。而逃逸出去的神灵元气正是我们此行的目的之一。要是我们有幸能找到这股神灵元气,那我就很有可能能完成这一神圣使命。而根据我前两次在这里的奇遇,我猜想那股神灵元气就在我们附近,或许就在我们眼前了。等找到这股神灵元气后,我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希望你们俩都会有修炼天赋,而你们之一更有修炼天赋的,我希望他能够能成为下一个神灵鼠王。要是我们有幸,真的是找到了这股神灵元气,我就会想办法把这股神灵元气吸入到你们体内,而你们就可以一步登天修炼到其它野鼠可能要花费数千年功夫才能修炼成的神灵鼠王。等修炼到神灵鼠王后,我们便可以先制定一个详细而周密的计划,并最终悄悄赶在大魔头出去之前直接把他死死镇住。要是我们有幸能够走到这一步,到时候我希望你们俩能和浩宇和平相处,不要再爆发冲突,为了争夺领土而展开血腥的厮杀。不仅如此,我更希望你们俩更应该和浩宇联合起来对付龙鼠王国,共同捍卫野鼠王国的领土主权,给千千万万的野鼠子民一个不用但仅售能快快乐乐生活下去的家园

大胡须说完后就长长地吁了口气,显得异常镇定。他用殷切的眼光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们,仿佛他现在就已经把身上的重担全部卸在了他们俩身上。小丁和小壮只是静静地听着看,想在听一个奇妙而又很真实的故事一样,显得既兴奋又有些茫然。而当他们听完大胡须的一番话后,仿佛瞬间已经长大成熟起来了。

或许他们已经忘却了美好多姿的童年生活,正在慢慢地寻找自己未来的方向。他们都缓缓抬起了头,先前的恐惧感已荡然无存,眼神也变得坚毅起来。特别是小丁,他双眼闪烁着睿智,迈着大步向前,仿佛正要准备接受磨难的洗礼。而小壮再也没有了恐惧感,他已经能牢牢地站住。

大胡须已经觉察到了他们表情和动作上的细微变化,内心也是暗暗惊喜,不由自主地发出了感慨,摸着他们俩的脑袋说道:你们终于成熟了。

从大魔头体内逃逸出来的地灵元气已为我所用,能听我使唤,可是因为我的前腿残疾,奇经八脉已遭损害,它们即使进入我体内也会逃逸出去,它们的存在对我已经毫无意义。现在我就试图去把两股地灵元气召来,先把它注入你们体内,你们俩要时时刻刻做好准备。等它们要是真的能被你们的肉体所接受,这就说明你们都具有修炼到神灵野鼠的慧根,到时只要我们找到那股神灵元气,我们就成功了。大胡须说完后就使唤出意念。

忽然,一阵呼呼声响已经传到耳边,声音越来越大。很快,一阵大风已经来到大胡须身边,不停围着大胡须打转。大胡须来不及休息,他便又使出全身劲,把两股地灵元气逼向小丁和小壮。可是这两股地灵元气似乎在耍小性子,好像极不情愿背叛自己的主人似的,一直依依不舍地在主人身旁,无奈主人显得十分无情,一直在极力驱使他们离开,就这样他们一直纠缠着。最终,还是地灵元气妥协了,它们又像生气的小孩,脾气还越来越大。到了最后它们已经彻底被激怒了,猛烈地吹起来,似乎完全施展开了拳脚般,开始咆哮着。结果对着他们兄弟俩就是一阵阵劈头盖脸似的猛吹。

还在运功的大胡须可能由于憋气过久,再加上他一直都在全力以赴地发功,半刻都没有松懈过,体力也消耗了不少。此时,他已满脸通红。尽管这样,他还是一直在硬撑着。而那两股地灵元气好似彻底释放了全身能量般,硬是直把小丁轻盈的小身子吹得剧烈地摇晃。慢慢地,小丁似乎已经完全不能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彻底失去了重心,一点一点地随风盘旋上升到了空中,到最后他已经像断了线的风筝,被这股剧风吹得抛在了半空中。一旁的小壮仰视着悬浮在上空的小丁,把嘴巴张得大大的,一脸的惊奇和不解。为什么那股风只往小丁身上吹,而自己却安然无恙。正当小壮还是满脸疑惑望着小丁时,不知不觉中,他如此硕大的身躯也被那股风的余劲吹得站立不稳,像醉酒的大汉打着趔趄,突然只听见砰地一声巨响,原来是小壮被狠狠地摔倒了一旁,连爬起来都感到困难。

大胡须的脸由通红变成了苍白,本来翘得老高的胡须也似打了霜的茄子-蔫了,浑身由于体力不支开始出现了抽搐。小壮见此情景眼里噙着泪水大喊着要大胡须别再运功了,否则会有生命危险。大胡须努力地朝小丁方向望去,隐约感觉到了他和两股元气有融为一体的迹象,心想要是再加一把劲或许就成功了。大胡须用尽了体内仅存的力量,鼓着腮帮子,屏气凝神。突然,小丁啊地大叫一声,接着就从半空笔直地摔了下来,接着大胡须像干枯的油灯,也慢慢地倒在了地上。

小壮顾不得身上的疼痛,硬是爬了起来,他搀扶着大胡须,已经泣不成声了。大胡须微微睁开了双眼,眼神变得混浊昏暗起来,他有气无力发出了微弱的声音。我我没我没事,你快点去看看小丁怎么样了,快快去啊

小壮看着已经受了重伤的大胡须叔叔,像是木桩子似的一动不动地定在了那里,大胡须看着小壮只顾照看自己,竟然无动于衷。他急了,努力地作出生气状,快去快去小壮只得轻轻放下大胡须,并嘱咐他坐下来好好休息就朝小丁走去。一旁的小丁也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从那么高摔下来竟然还能自己站起来真是奇迹。他只是有些疑惑地看着自己怎么会无缘无故摔在地上,可是还来不及多想,就看见了已是满脸泪水的小壮正朝自己走过来。突然,他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忙跑过去一把就抱起了似生命垂危的大胡须。

只见大胡须脸上没有了一点肉色,显得极为苍白。他已经闭上了嘴巴,嘴旁那几根胡须也随着主人的即将离去而无精打采地垂了下来,唯有双眼没有消逝的眼神还表明他没有死去,不过离死亡也近在咫尺了。

小丁和小壮都放声大哭起来,泪水哗哗地流,哭声震耳欲聋,回音久久地在回荡,一直没有消失。大胡须突然动了一下,似乎是回光返照的迹象,他用残肢直挺挺地指着小丁,尽管不能说话,但是他把体内最后的一点能量化作了眼神,紧紧地注视着小丁,似乎在小丁身上他还有没有完成的心愿。

小丁已经明白了大胡须的意思,他没有说什么,已经站了起来,他先是舒展了一下身体后忽然猛地一跳,这一跳就是数丈高,一旁的小壮看得目瞪口呆,大胡须还是没有放下指着自己的残肢。小丁没有一刻停留,他又急速开始奔跑起来。只听见身边到处是嗖嗖声响,却看不到小丁的身影。这个时候,大胡须终于把残肢放了下去,眼睛也闭上了。这也宣告着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就这样静静的离开了世上。

小丁和小壮不知道哭了多久,他们只是一直守护在大胡须身旁,没有说话也没有睡觉。就这样也不知过了几天几夜,小丁擦干了泪水,他对小壮说道:咱们不要悲伤了,现在还是考虑以后的打算吧。

小壮抹去了泪水,想站起来时却发现由于自己坐得的太久,四肢竟然麻木得一动也不能动。想到小壮实在是太重,小丁本来想使出全身力气抡起前肢尝试着去搀扶起满身都是肉的小壮,可是,他并不知道自己身上此时已充满了强劲的力道。当他使出全身力气时,竟然轻而易举地就把小壮举在半空中。小壮本来就有恐高,看着自己悬浮在半空中,他大声嚷嚷着要小丁快点把自己放下来。一脸怒气的小壮狠狠盯着小丁,你要干什么,你不知道我从小就恐高吗?

对对不起,我给你道歉了。我我不是故意的,你要相信我。平时我连推你都推不动,可我没有想到没有想到自己怎么突然就有了这么大的力气。小丁内疚的同时也在极力地为自己辩解。

算了,不和你计较了。我看到你跳得那么高,又跑得像一阵风似的,刚才还那么轻描淡写地就把我举了起来,还举得那么高。我猜想,你是不是已经和那两股地灵元气融为一体了?是不是已经修炼到了天灵野鼠的境界了?

我也不确定是不是修炼到了天灵野鼠,只是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充满着使不完的劲,而且随时都有可能会像山洪般爆发出来,就连且身体也是轻飘飘的。

不管你有没有修炼到了天灵野鼠,在我看来,至少也是地灵野鼠了吧,看来你就是那个有修炼天赋的奇才,我们离成功又向前垮了一大步。小壮说的头头是道,突然大笑起来,他并没有妒忌小丁比他有修炼天赋。小丁听后也是不住的点头。

现在我们有两件事要做,第一件事,就是把大胡须叔叔的遗体找个风水宝地好好地安葬。他虽然不是我们的生父却胜是生父,他为我们兄弟俩付出的实在是太多太多,而我们俩还没有来得及报答他的养育之恩,他就小壮说到这里已经是悲痛得说不出话来。小丁受到了小壮的感染,也禁不止大哭起来。凄凉的哭声一直回荡在上空,直到天块要黑了,小壮的嗓子已经嘶哑,他终于停了下来,而小丁也抹干了泪水。小壮用嘶哑的声音继续说道,

第二件事就是去完成大胡须叔叔遗留下来给我们俩的使命-争取尽快找到那股神灵元气。我有一个想法,我看这里挺安全的,我想先暂时把大胡须叔叔的遗体先安放在这里,等我们完成使命后再把他的遗体运回野鼠王国,落叶终究会归根,毕竟那才是他的家。到时候我们再给他举行一个风风光光的葬礼。

你说的有道理,那我们就先把大胡须叔叔他的遗体放在这里吧,先让他好好休息小丁说着说着眼泪又是不住的刷刷地流。

好了,不要难过了,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抓紧时间找到那股神灵元气,野鼠王国千千万万野鼠的命运就掌握在我们身上了。多耽误一分钟,野鼠王国就会多一分危险,我们赶紧出发吧。

小壮仿佛一下子就成熟了起来,说话不仅条理清晰,还主次分明,小丁打心眼里对他心服口服。而小丁的心智虽然不及没有小壮,在考虑事情方面也欠周全,可他的功力修为已经离登峰造极不远了,而且他也很有可能已经修炼到了天灵野鼠。在野鼠王国中,能在短短数日就能够修炼到天灵野鼠,这已经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了,可能只有大胡须曾经做到过。就是放眼整个野鼠王国,他的地位也仅次于浩宇和大魔头。

想要在线全章节阅读《神灵鼠王》,请点击>>>神灵鼠王全本资源完整版在线阅读

下载客户端畅爽阅读: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全文阅读二维码,直接长按扫描阅读哦!

图书相关信息

本文导读内容摘录自:奇热小说

Copyright © 2017-2018 www.jfe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2025116号-2